随着国家对房地产调控力度加大,商业银行为了积极落实调控政策,在住房贷款方面也实行了一系列调整,遏制了个人住房贷款过快上升

  住房贷款放缓是一个好的现象,说明房地产过热、房价上涨得到初步遏制,也表明房贷对实体经济的信贷“挤压效应”减轻

  目前,上市银行陆续公布的半年报显示,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增速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放缓,大型国有银行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增速都在10%以下,热点城市的房贷比重呈下降趋势。

  数据显示,工行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增加3418.25亿元,增长8.7%;农行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34009.93亿元,较上年末增长8.5%;上半年建行个人住房贷款45012.16亿元,较上年末增长6.84%。

  “从数据上看,今年上半年四大行个人住房贷款增速明显放缓。”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,随着国家对房地产调控的收紧,商业银行为了积极落实调控政策,在住房贷款方面也实行了一系列调整。比如,在贷款额度上有所控制、个人住房贷款首付比例有所提高、上浮个人住房贷款利率。这些调整对遏制个人住房贷款过快上升起到一定作用。

  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表示,四大行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增速放缓并不意外。“今年以来,几乎所有热点城市都收紧了房贷政策,提高了二套房首付比例。同时,由于上半年供需失衡,不少房地产开发商采取了现金支付优先、双合同等规避政策,也间接地降低了房贷比重。”盘和林称,自从中央政治局会议释放“坚决遏制房价上涨”明确信号后,房地产销售出现急速降温,预计下半年个人房贷将进一步降温。

  值得注意的是,上半年住房贷款增速放缓也与银行主动调整有关。董希淼认为,随着一二线城市的房价不断上涨,房地产市场的风险在不断积聚,个人住房贷款的风险也在加大。为了规避风险,一些银行采取更加审慎的态度发放个人住房贷款,这也是个人住房贷款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。

  “因为个人房贷一般都是长期性的贷款,各个城市的银行会根据自己的流动性,对房贷的比重也进行了调整。就金融市场而言,目前房贷业务并非最赚钱业务,银行因此实行了相应调整。”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研究员李虹含说。

  随着个人住房贷款增速放缓,有观点认为增速过低,将抑制市场需求。对此,董希淼认为,个人住房贷款有个很重要的特点,就是每年有一部分人在还款,这一部分的量已经不小,再加上新增个人住房贷款,能满足整个市场的需要。

  董希淼称,要实现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。对于一些热点城市房价上涨过快的城市,要更加审慎。对购买首套房的个人信贷,要给予支持,区分自住型需求和投机性投 资性购房。

  “住房贷款放缓是一个好的现象,说明房地产过热、房价上涨得到初步遏制,有助于降低房地产所引发金融风险,信贷是房地产去杠杆的重要举措,也与房价密切相关,不能松懈。从实体经济的角度上来说,也存在此消彼长的关系,住房贷款增速放缓也表明房贷对实体经济的信贷‘挤压效应’减轻。”盘和林说。